请叫我耀

《最初的约定》原创黑子的篮球同人文,all黑子,第二章

完全一样吗。。。.(笑


一厘米的执念:

Chapter II


连奇迹的时代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就请不要站在这里侮辱篮球。

++++++++++++++++++++++++++++++++++++++++++++++++++++++++++++++


球鞋摩擦着光洁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平日里素来人少的体育馆观众席上聚集了愈来愈多的围观者,场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场三对三篮球赛,却让看的人无法挪开脚步亦或者移开目光。


这本是一场不公平的斗牛,由资深的大三篮球社社长带领两个最强主力对阵大一还未入社的新生学员。

然而不公平的比赛,却渐渐地成为了变相的噩梦。


拍球的节奏,灌篮的重击, 变向的传球。

普通的三对三却打出了极高的水平,快速轮转的防守体系,横向的协防以及追身盖帽,看似一直是三个人在自己领域进行着强大的个人秀,但实质上却处处顾及战友的动作而进行着适时的快速补防与轮转补位,滴水不漏的防守以及快速强袭的进攻竟让篮球社的主力们无以还手。


哨声响起时,绿间往后大跨一步,超远程的一记压哨三分球稳稳出手。

拿球滑过观众惊恐地面孔,如此运筹帷幄的手法,更是引起了一阵惊呼。

与其说那不像是大一新生的实力,倒不如说那根本就不是常人能达到的水平。


“这群混蛋的大一新生……”个子最高的篮球社社长大口喘着气,如同虚脱般在哨声响起的同一时间直接就仰倒在了冰冷的木板上,望着上方空旷的钢体顶盖,拼了最后一口气般努力吼了一句完整的话:


“怎么可以这么强啊啊啊啊啊啊——”


篮球板上鲜红色的0:101简直就像是死亡诊断书,三位数的分差下,篮球社的社员们居然一分未得,投篮被盖,传球被断,除了眼睁睁看着对方不断地刷新分数外束手无策。这种情况是这么多年来从未有过的,让人顿感耻辱。


“我说过,是你们太弱了。”相对于大汗淋漓倒在地上起不来的社长,赤司却仅仅只是刘海微微潮湿了而已,他甚至全程都没有什么跑动,只是以右脚为圆心进行着定点投篮,等着绿间或者青峰的传球,偶尔助攻。理了一下略微凌乱的刘海,赤司走到那个男人身边,居高临下地望着后者,半晌冷声道:“赤司征十郎。”


“可恶——我管你是谁,胆子也太大了!开学第一天就敢带着新生来篮球社踢馆,看我不把你们——唔!”

眼前蓦地一黑,坚硬的篮球毫不留情地直接砸到了那男人的鼻梁上,一阵剧痛瞬间侵袭了他的全身,让他后面的话戛然而止,还让他的身子瞬间抽搐了一下。但这远远还不够,赤司冷笑一声,抄起不知哪里掏出来的剪刀直接扎进了那还未来得及从男人鼻梁上弹开的篮球。


如此之近的距离,男人似乎都听到了篮球泄气的声音,就如同自己内心仅存的勇气也要荡然无存。篮球逐渐瘪了下去,男人感觉到那冰冷的刀刃似乎快要贴上他的脸颊,顿时胃部吓得一阵痉挛。


“社长——社长你还好吧?”那两个缓过来力气的队员连忙跑过来,试图把身子发僵的男人扶起来,却几次都没有成功,只能抬头瞪向面无表情的赤司:


“喂,就算你们实力在我们之上,也要有点礼貌吧?开学第一天来踢馆你们到底要做什么啊!”

“是啊,对社长敢这么嚣张,下犯上啊!”


赤司嗤笑一声,弯腰拔出剪刀,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其中一个队友的脸就扎了过去,手刚刚挥到半空中就被一步跨上前的青峰握住了。

赤司半侧过头冷冷瞥向碍事的人,眼神直接表明“下一个扎的就是你”几个大字。


“哎~比赛前不是说得很清楚么?”盘腿坐在篮筐下面围观了许久的黄濑一边依依不舍吻了吻拿黑子照片作为屏保的手机一边带笑地抬头望过去:“比赛输了的话,要把社长的位置让给小赤司哦?”

“开什么玩笑!我掌管这个篮球社都已经两年了,怎么可能说给你们就给你们!”很显然社长是完全没有料想到这群人的实力,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后只想着先把自己的位置保住了再说,这群人带来了这么大的威胁,他绝对不能让他们踏入篮球社半步。


黄濑耸耸肩,用沉默来当作最大的藐视。绿间也只是推了推眼镜走过去顺势接了黄濑递来的矿泉水喝了几口,决定继黄濑紫原后当第三个围观者,反正多说话没准还会被那个可怕的鬼畜剪刀控捅刀子。


“你以为你这种只是篮球打得出众的人就可以当队长了?队长是要懂得如何拉拢人心的,还要学会资金周转,更要招人纳新,这些你这个小毛孩能懂些什么?”男人冷嘲热讽地看着那个比他矮了不少的赤司,并未转身,直接指了指堵在门口看着这场比赛的篮球社社员们:


“——你问问他们,谁会让你这种矮子来当社长?别说社长了,你这样的人,哪个篮球社都不会要。你们说对不对?!”


大概是过了五六秒,空气随着时间微微凝结。

身后的鸦雀无声让男人绷直的手臂微微发抖。


“看来,你的社员比你要有眼光么。”赤司轻笑一声,食指勾着剪刀转了几圈后握住,直接擦着男人的肩膀走过去,刻意压低声音淡淡道:“——况且,听说你早就被撤职了吧,垃圾。”


男生的表情瞬间难看到了极点,甚至连反驳的话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现在开始,东京大学篮球社社长将由我赤司征十郎担任。”


赤司把那曾经的社长抛到身后,扬唇看了看门口那一群社员,又继而抬头去看观众席上聚集的人群,如同发誓一般,振振有词道:


“——我将会带领这支队伍,拿下大学联赛的冠军,一年内。”


话音落下后迎来的是一阵寂静,继而不知是哪个女生突然尖叫出声,如同点燃了导火索,引起全场轰鸣。很多那天观看了比赛的人都说,明明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三对三斗牛赛,却让他们看得全身都在发抖,连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青春本就很短,容我们做的梦也很短,所以在这很短的时间里,变要在这段青春里更加肆意妄为。然后燃烧起属于自己的热血。

那仿佛是被束缚了很久的困兽挣脱了囚牢,露出了它锋利的牙齿,等着撕裂尘封如故的历史,让这个全新的赛场上闪耀出光辉的最高憧憬。


+++++++++++++++++++++++++++++++++++++++++++++


班团纳新是在赤司正式接管了篮球社之后决定做的第一件事情。

东京大学所立下的规定是每个在校学生至少要参加一个社团,所以开学后的百团纳新是最为壮观的场面之一。平日里空旷的体育馆挤满了大一新生,各个社团展开海报与各自的摊位,大喇叭全开,嘈杂的招新声与广告语处处皆是,有些大一新生甚至被这眼花缭乱的社团招新弄得不知所措。


几个热门的社团被安排在了靠门的地方,基本上进门的新生都会先去那些摊位前咨询。而一向名气就不好的篮球社则是被安排在了最不起眼的角落里,负责招生的是大二的几个学长,因为临时更换了社长,他们来不及准备新的横幅与海报,只能靠着扩音器来吸引注意力。


赤司翘着腿坐在体育馆二层的观众席上,远离了他一向非常讨厌的吵闹环境。而他也没有怎么关注篮球社那边的招新工作,按照他的话来说,篮球社甚至不需要太多的替补队员,靠着眼下这几个奇迹世代的队员早已是绰绰有余。

“听说今天上午只招到了四个新生哦小赤司~”身后黄濑独特柔软的嗓音打断了赤司的思路。

“只不过是走个程序,招不招人都无所谓。”赤司头也没回:“敦也来了?”

“啊——本身不想来的——”紫原一边撕开薯片包装一边含糊不清应道:“不过听说百团纳新的现场有免费赠送薯片活动所以……唔!”

后面的话被干笑的黄濑给捂住了,他可不想被紫原拖累到一起被捅剪刀。


“嗨学弟!要不要加入篮球社?今年的篮球社可是有很多非常厉害的成员加入哦!”

招新的学长眼疾手快拉住一个路过摊位的大一新生,竭尽所能地介绍着自己所热爱的社团,经过了一上午的招生,他的嗓子都已经有些发哑了:“怎么样?要不要加入看看?”

“哎……”那个新生有点犹豫地看了看这个摆设简单的摊位,过了一会儿疑惑道:“有没有什么社团介绍的册子?这个社团参加过什么比赛么?”

“有的有的,请收下。”青年连忙双手递过去一张介绍单,似乎是觉得面前的人对社团感兴趣,连忙趁热打铁:“是的,我们社参加过大学联赛,全国大赛也有参加,怎么样?有兴趣么?”


“——还是不要考虑篮球社了,他们社团别说全国大赛,去年的大学联赛第二轮就被横扫了。小弟弟还是来看看我们足球社吧?我们可是蝉联了三年的大学联赛冠军哦!”

“哈哈,学弟你不要被他们篮球社的骗了啊,他们的前社长啊——可是把他们社团搞得亮赤字了呢!我们棒球社可是会免费提供球服与一系列棒球设备哦!要不要考虑我们这里?”

那个大一新生有点不知所措地被两边冒出来的男生勾住肩膀往旁边拉。


篮球社的两个负责招生的大二成员面面相觑,却不知要怎么反驳。毕竟篮球社的口碑是公认的不好,连学校都很少给他们资金援助,每一年的百团纳新他们也都会被其他社团的人冷嘲热讽很久。能招到的人也是寥寥无几,而且大部分持有的也只是消磨时间锻炼身体的念头。


“但是——但是我们篮球社今年来了很多实力强大的成员,而且也换了一个很棒的社长!学弟要不要再考虑一下?”很显然那个男生还不甘心,努力想把人争取回来:“学弟听说过奇迹世代么?他们可是奇迹世代的人!原来带领帝光中学拿过很多次冠军!”


“什么奇迹不奇迹的?那都是过去式了吧?我们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哈哈哈就是说啊,我只知道啊,你们篮球社今年的社长还是个大一新生?而且还是个矮子?真没想到你们社团已经沦落到了依靠学弟撑起来的地步了?”

“哎~话也别说得这么直白嘛,你看他们俩脸色都绿了!”

“哈哈哈,真有趣,既然你们说那个什么奇迹世代这么强还来招新干嘛啊,去创造奇迹啊,赢个全国总冠军给我们啊?光会嘴上说说,我看啊,你们篮球社也就这点本事。”

“是啊是啊,学弟你还是来看看我们棒球社吧,别被他们骗了。”


“你们这群混蛋……别说得这么过分!”拳头都被攥疼了,实在是受不了被周围的人这么侮辱,那个篮球社的社员再也忍不住,直接就想挥拳头揍上去,旁边的另一个胆小怕事的社员连忙把人拉住:“千叶君别生气,我们再等等吧,肯定会有别人来加入的,没关系……”


他这话一出,却引来了更多的人嘲笑,连当初试图驻足的大一新生也被这一边倒的气势弄得一脸窘迫地离开了。

被唤作千叶的男生脸色立刻苍白起来,紧紧捏着那份单薄的传单,传单被他的力道扯出了很多的褶皱。他的眼眶有些发红。


“能给我一份传单么?”


就在那两个人尴尬又愤怒的同时,青年独特的嗓音突然一阵违和感地插入进来,让那些人均是一怔。


“——哇啊,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来的!?”


连千叶和他的同伴都被吓了一跳,刚刚他们柜台前明明只有那两个棒球社和足球社的人,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时候起就站在这里了……


蓝发青年一边喝着手里的草莓奶昔一边朝着一脸呆滞的千叶伸手:

“——哦对了,我们班很多人对这个篮球社感兴趣,学长能多给我几份么?”


“啊……啊、啊啊,当然好的!想要多少都没有问题!”回过神来的青年手忙脚乱地翻出一沓传单递过去,声音中是抑制不住的兴奋:“学弟要不要也加入篮球社?今年的篮球社和以往都不一样了,学弟有没有兴趣?”


“对不起,我不会打篮球,不过我们班有很多人对篮球都感兴趣。”黑子接过那一沓传单,旁边棒球社的人看得不服气,直接靠过来想要勾住黑子的脖子却被后者直接避开了。


“还有……”黑子转过身直视那个表情略微尴尬地棒球社招新员,一字一顿认认真真道:


“——连奇迹的时代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就请不要站在这里侮辱篮球。”


那双澄清的蓝眸不咸不淡对着之前口出狂言的青年,口吻中却是无法忽视的强大气场。

也许是那过于认真的语气让人觉得差异,毕竟在外人看来,这个身子单薄的大一新生也有些太自不量力了。

“哈!?你这小子——你以为你谁?敢这么和老子说话!”估计是受不了被一个大一新生教训,即使被震慑住了两秒,他也很快回过神,一步上前直接扯起了黑子的衣领,冷笑一声:“看来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居然敢这么和棒球社社长说话,看来前辈要给你点警告才对!”


“对不起。”黑子抬头迎上他的目光,平平淡淡回应他:“我没打算参加棒球社,所以不需要棒球社社长的警告,请您放手。”

“什么——妈的,你这混蛋!”


那双蓝得惊人的眼眸中隐隐透着锐气的律动感,丝毫未因为对方的举动而退缩。

这边的火药味立刻引来了不少的围观者,人越围越多,起哄架央的人也不在少数。


赤司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一层那里黑压压一群人凑在角落也不知道说着什么,也看不清他们围着谁,模模糊糊的人影晃动着,偶尔可以听到几声吵闹,还有女生的尖叫。赤司微微蹙眉,正巧那边青峰刚刚走上台阶,他便直接开口:


“大辉,去看看下面怎么回事。”


青峰怔了下,往一层看了看后“切”了一声,挠挠头一脸不耐烦地转身走下去了。


“凉太,你替哲也填写一份报名表。”不等身后的黄濑回话,赤司就已经站起来了:“我先走了。”

“哎?小赤司去哪里?”黄濑一边应声拉开包掏出一份报名表,一边疑惑地抬头问。

“这里太闷,我出去一会儿。”


“喂——你怎么能和后辈动手啊!明明就是你先侮辱人在先吧!把他放下!”看不过去突然出现救场的大一新生被欺负,千叶连忙绕过柜台上去试图把黑子从那人手上拉下来,不过他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直接动手,在他把棒球社社长人推开时反而被后者一脚踹到了地上,在光滑的地板上滑了半米后直接撞在了桌角上,一时间还有点爬不起来。一口气没喘上来,他仓促地咳了好几下。


这一下更是惹得围观的人多了起来。

千叶眼前的景象变得颠颠簸簸起来,觉得腹部的疼痛渐渐变得严重起来。围观的人很多,却没有人上来扶他,只有之前的那个成员蹲到他旁边试图询问他感觉怎么样。

那时候千叶才觉得,无论目前有了多强的成员加入,曾经的黑历史都无法抹去了,而且会永远地成为大家的笑柄,东京大学的篮球社也不会有任何立足的机会。


“喂,你们在做什么!”青峰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时,眼角泛出的戾气让之前嚣张的棒球社社长抬头的刹那就被震住了。青峰的身材原本就高大,往千叶身前一站顿时就把人挡上了,那棒球社的人抬头看看他,却只感觉扑面而来的是一种恐怖的气场。


“啊——就是你在闹事啊?”青峰扫了一眼之前根本不把篮球社放在眼里的人,眼底的狠色让那人下意识缩了缩脖子。没有说太多的话,青峰先弯腰把自家社团的成员扶起来,他这出现倒是让之前的火药味冲淡了不少,而且他这身材如果在这里打起来,的确不会让别人占到什么便宜。


“啧,就算你们社团现在有些人参加,照样是所有社团里面最差的,这点根本不会变。”


心底清楚篮球社的人过来救场了,那几个挑事的人不甘心地啧了几声,摸摸鼻尖骂骂咧咧地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柜台。

青峰压根懒得理会那些个人怎么评价的,余光瞥了一眼还想围观的人群,他这充满迫力的眼神直接无声地把人全部清走了。


不过这一折腾,篮球社招新倒还真的赚取了不少人的注意,千叶看到之前那沓厚厚的报名表貌似变少了。


“没事吧?”打量了一下之前被踹到地上的人,青峰微微皱眉。千叶雪白的衬衫上是一个极其明显的黑鞋印,不用想都知道那一脚肯定踹得不轻:“要不要去医务室?”

“啊啊……我没事我没事,谢谢你啊……”千叶连忙笑着摆摆手,一边揉着隐隐发疼的腹部一边回头道:


“刚刚也多亏这个学弟了,不过被挨了一拳一定很疼吧……哎?!人呢?”


青峰顺着他的目光往他背后看,却是空空如也。

除了地上那杯洒了的草莓奶昔,那颗鲜艳的小草莓不知被谁踩了一脚,已经碾烂了。


“啊啊啊啊?不应该啊?又不见了?”千叶顿时傻眼了,四下又找了找却依然没看到之前那个人的身影,立刻疑惑地挠挠头:“真是奇了怪了,他还真是神出鬼没的,刚刚就是突然不知不觉出现,这么会儿就又不知不觉消失了……也不知道他刚刚被打了那一拳后有事没事,嘴角都流血了吧……”


青峰的眼神瞬间暗了一下,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立刻道:


“你说的那个人,他叫什么?”


“呃……我刚刚忘记问了,不过是个挺矮的大一新生,啊——青峰君要去哪里?”

看着二话不说直接推开人群往大门口疾步走去的青峰,千叶很费解地眨眨眼。


就算现在追出去的话应该也找不到了吧,毕竟这里人这么多……